哦给

所萌cp可拆不可逆!
所萌cp可拆不可逆!
所萌cp可拆不可逆!
一个妄想文画双修的垃圾美术生,还玩玩cos,集训越忙质量越差,有点气。总之加油!
给我评论,给我评论,给我评论。爱您谢谢mua
主tr/aph,鲶厨耀厨。
all耀,all鲶,all鹤,all仏,鹤鲶鹤耀仏耀等等也都吃。
冷cp也要心怀傲骨。

刀剑乱舞/ABO/最好/3

http://2475373631.lofter.com/post/1ea0bd61_f5e5930前情
3




学校2216级打饭传说三条石切丸,2217级学生会副会长京极贞次。

喔呀,如果这都是Alpha两个人,有了不可名状的关系会怎么样呢?

图书馆的管理大妈开始收拾书架,俩人看了一眼时钟。

十一点四十分,距离学校食堂开放时间还有十五分钟。

贞次嘴角一歪扯个笑来,伸手毫不犹豫牵住三条学长的手,非常自然而然的对对前辈道

“关于打饭这事儿,我一直十分佩服前辈您。”

“前辈是怎样做到的呢?哎说敬称会让我紧张来着,我叫你石切丸可以嘛?唔,你是....”

石切丸出声应允,没反应过来一样打断。“可以,我叫你贞次你介意么?”

京极贞次被噎了一下,他下意识点了点头,拉起石切丸大步往前走。

石切丸不明所以 忽然跟不上速度,缓声请求道:“请慢一点。贞次。”

拉住他手的人转过头,神情里带着莫名其妙的兴奋神色。

贞次嘴角咧开笑容,“我会慢一点的,毕竟您受不住太过激烈的运动呢....啊啊抱歉抱歉,又使用敬称了。”

石切丸愣怔一下没懂这个段子,呵呵笑着说是吗。

脚下的步伐不急不缓,带的节奏让副会长也慢了下来,京极贞次有点急,不过想到石切丸从来没有错过第三个窗口只限50份的梅菜肉,他又放心了。

俩人手拉手悠悠然走着,一时间生出了夕阳红的感觉。

当事人石切丸全然不知,一路上慢腾腾和京极贞次聊着些有的没的,对方身上的味道也逐渐适应了,鼻腔里非常清凉,呆久了发现这个学弟还是为人非常和善的,能有足够的耐心和自己一起走路。

石切丸没法适应快节奏,与生俱来,这点又不会对他人造成困扰,他也没放在心上。

也鲜有人能同他一路交谈这么久。

想到这儿石切丸对副会长的抛来的不甚听得懂的话 表现的更有兴致了些。

不知为何贞次显得很挫败?他低头认认真真看着京极的脸,发现这人笑得开怀,嘴角上扬得格外...好看?

他从心里欣赏这个Alpha。

学生会副会长所讲的黄段子对石切丸丝毫作用不起,心里有点想哭。

不过在石切丸眼神盯着他看的时候自己倒是少见的紧张。

丢人啊,鹤丸前辈看到了会嘲笑的。

食堂在前方若隐若现,京极贞次开心死了。

....唔,学校二楼的特供应该够我吃了吧?

迫不及待啊。

他满怀期待地攥紧了石切丸的手。

石切丸无疑是值得被攻略的对象,无论是为了学生会的搞事还是恒次的要求。

兄长是个不苟言笑的人,提出要求的时候脸上的神情非常恐怖。

我的不解风情的苦行僧哥哥啊。

”带回你的本命刀,那时候你可以有自己的真名字了。“

”把[笑面青江]从三条家带回来,用你想得到的方法。“

”贞次,我更想叫你另一个名字。“

”青江。“

管他呢?

他侧过头去在石切丸看不到的地方嗤了一声。

食堂非常拥挤,人挤着人,二楼尤甚。

三号窗口处的情景格外恐怖,京极贞次想起了自家店里低价处理平日里价格稍高的小古玩时候,那群力量像猛虎手爪像鹰鹫的中年妇女们。

石切丸拉紧了攥着他的手,对贞次微微一笑道:”跟我来。“

贞次猛的点头,饱含期待的眼神看着石切丸。

没想到石切丸压根就没有往窗口走,他拉住贞次往食堂主任办公室方向前进。

贞次脑子里闪过无数可能。

男人听了会沉默女人听了会流泪!学生会副会长京极贞次与打饭传说三条石切丸不得不说的食堂菜品供应内幕!

这样想的同时他忽然意识到了另一个爱琢磨这种话的另一个学生会副会长不见了。

他的心里顿时充满悔恨。

堀川,你记住我是爱你的。

石切丸推开门,本学院食堂管理部主任——三条家大佬三条小狐丸收拾桌子上的文件,他装作没有看到兄长文件袋压着的梳子,直接带着京极贞次走进去。

看到京极贞次小狐丸面露讶色,他从办公椅上直起身子,不着痕迹用手把梳子往文件袋底下塞。

”石切丸?你如今带了一个人来见我时什么意思?“

石切丸面色平静”我朋友,Alpha,学生会副会长京极贞次。“

“贞次,给你介绍下,这是三条家比我大的一个人,三条小狐丸。”

小狐丸饶有兴趣盯着贞次,目光重点放在他的涂抹了风油精油光滑亮的头发上“石切丸,那你带他来见我做什么呢?顺便这个味道有点大,可以请他帮忙收一下么?”

京极贞次有点懵逼,石切丸把他当朋友了,计划进展有点快。不过他很快反应了过来。

这场景非常诡异,石切丸的兄长盯住自己上下打量,忽然就想到了见家长这回事儿。

石切丸拉着京极贞次的手坐在沙发上,前言不搭后语道“我和我朋友一起吃饭,食堂今天有什么菜?“

京极适时开口回答问题:”啊抱歉,这是我往头上涂抹的一种防蚊虫的精油,不是信息素。“

小狐丸眼睛发亮嗯了一声,打电话叫人把菜送过来。

”贞次君涂抹的是什么精油呢?夏日将近,防蚊虫对小狐来说吸引力非常大。“

”这个....“

门被打开,石切丸上前去拿工作人员打好的菜,京极贞次不由感叹特权阶级,就被人拉走了。

看来是相当不愿意在主任办公室呆。

到了食堂找位置坐下,京极发现石切丸至始至终没松开过他的手,掌心都有些出汗了。

他把手抽出,石切丸有些尴尬地笑了:”抱歉抱歉,我一时忘记了。“

正在吃来之不易的梅菜扣肉加州小龙虾,忽然瞅见了前面的2216级学生会的会长歌仙兼定和他的远房亲戚和泉守兼定,为了一块鲜少打得到的四号窗口的栗子烧牛肉的栗子的归属权动手动脚,争辩不休。

想着自己以前也像他们一样,可悲极了的为了一顿吃食做出各种荒唐行径,不由从心底里感谢石切丸。

正有滋有味吃着肉,他忽然想到一个事儿来。

和泉守兼定在食堂出现——卧槽堀川肯定要来!

果不其然,和泉守没再和歌仙争论,因为他的小助手早就帮他打了一份新的。

”兼先生!请吃这一份!“

京极贞次埋下头试图把自己藏起来,可是那风油精随风飘扬的味道还是出卖了他。

石切丸好奇于贞次的举动,开口问”贞次君怎么了?“

堀川的声音幽灵一般飘过来:”副会长好,三条前辈好。“

他不敢抬头看堀川的脸,只求他在和他的兼先生好好浪完后能忘记这破事儿。

评论
热度 ( 27 )

© 哦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