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给

所萌cp可拆不可逆!
所萌cp可拆不可逆!
所萌cp可拆不可逆!
一个妄想文画双修的垃圾美术生,还玩玩cos,集训越忙质量越差,有点气。总之加油!
给我评论,给我评论,给我评论。爱您谢谢mua
主tr/aph,鲶厨耀厨。
all耀,all鲶,all鹤,all仏,鹤鲶鹤耀仏耀等等也都吃。
冷cp也要心怀傲骨。

刀剑乱舞/ABO/最好

abo设定

主cp石青,三日鹤,江宗。

推荐配合bgm孑然妒火。
ooc特多,就是很烂俗的套路,我爱狗血。

青江A

papaA

堀川B

1

========================================

京极贞次在2217级是很出名的,在一天前他还只是颇能搞事。

而今天他变了,贞次不再是之前的那个贞次了。

换一下修饰句子——作为学生会副会长的他颇能搞事。

[满口黄段子跑飞机随时随地开起婴儿灵车。]

学生会副会长之一堀川国广如是评价,虽然他自己也没好到哪里去——不过他至少是藏着掖着的好吗!!!

2216级学长同时也是学生会会长之一的歌仙兼定表示自从2215级的学生会副会长鹤丸走过以后,学生会副会长已经没有人会想当了。

为此学生会在2216级的时候取消了学生会副会长,增设两个会长。

“那么和副会长有什么区别呢?”2216级峰须弥这样问过。

没人回答。

其实这就是在找台阶准备下来的时候有人一把把梯子给自己抽开了的那种懵逼。说白了就是找打。

所以现在的学生会,从2215级到2217级,所有成员都在翘首以盼贞次能够搞出什么事情来好坐实副会长的名头。

新官上任三把火。

堀川表示啊没有人想到我真是好极了。

堀川是个当面不搞事背后比较喜欢搞事的那种,于是他就代表了全体学生会的意志,跑去问正在老神在在给自己梳双马尾的贞次。

堀川推开办公室的门的时候被那个纤细的身影晃了神,宽大的白色蕾丝斗篷让他怀疑山姥切前些日子直嚷嚷找不到的宝贝被这个女生拿走了——小姑娘怎么会对山姥切的贴身衣物感兴趣呢?

这样想着他握拳轻咳了一声,为自己刚才貌似唐突的想法——因为他亲眼看见歌仙把山姥切的衣服偷偷拿去洗了。

况且...这白装束穿在女孩儿身上是很好看的啊,白皙的脖颈,几缕青碧色的纤长发丝乖巧垂下,或是被主人拿在手上——手也很好看。

女孩子听到响动转过脸来笑颜如花,明明是很非主流的斜刘海遮住露出一只眼睛,却因瞳里流转的金色显得分外妖娆——只是喉结暴露了性别。

堀川国广被吓得抱起胸来。

好在贞次冲他嫣然一笑后就没干什么。

他拿牙齿咬住发绳开始往左边的马尾上捆,一边捆一边拿放在书桌上的打印资料。

堀川抖着眼神瞟了一眼那几张薄纸上写的啥

——“......三条石切丸?”

他的心中顿时充满敬佩之情,眼睛发亮的盯着贞次,准备在他接下来的搞事再插一脚。

他大着胆子上前问贞次准备搞什么事,贞次笑得和食堂2号窗口的美女姐姐一样。

“三条石切丸,我要追他。”

堀川自动给他的话加黄段子滤镜,内心琢磨一个大新闻。

——“震惊!学生会副会长京极贞次扬言要上三条石切丸!A与A的结合!这是人性的缺失还是黄鳝的罪恶!”

想完他暗搓搓同情了一下石切丸

[要我说,这是黄鳝被黑的最惨的一次]

然后兴奋地替京极出谋划策以表拳拳之心。
:比如涂抹a最爱的信息素……啊,这方面我不是很了解。毕竟我…

京极托腮沉思片刻:毕竟你是个逼?不过你说的很有道理……啊,我非常羡慕你们,说实在话。

说完他竟难得地消沉了下专心打理双马尾。

堀川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他身子往前倾几乎要贴到副会长的脑袋,仔细嗅那头光洁靓丽的青发上的气息。
然后他好像忽然明白了什么,恍然大悟一般特别悲痛地看着京极。

于是贞次就不乐意地嘟囔,尾音带点调笑,
:喔呀喔呀,堀川你想让我的发丝散开然后凌乱吗?
他转头像是娇羞地斜堀川一眼,特别敷衍地伸手做了个捂脸的动作。

堀川面色凝重,拿手腕子上的裸露出来的皮肤去蹭京极的脑袋。
:没想到石切丸学长口味这么重。

京极神色一凛,抿起唇大义泯然伸手刷刷两下把马尾散开,而后特别无奈又心酸地诉说自己的委屈。
:不过既然是堀川,也没什么不可以!……只是那光洁的……第一次的…为他人……

堀川心里有点想打人,但碍于性别他只是抽抽嘴角而后发自真心地询问京极。
:您的风油精是什么牌子的?为什么您用了这么多次还是像第一次似的招蚊子?

堀川往椅子上重重坐下时候感觉菊花一凉,心道不好连忙起身查看。

回首向来萧瑟处。

椅子上一瓶没扣盖子的风油精给到了,绿油油给弄了一大块儿。

京极听到动静望了一眼颇为不好意思地冲堀川笑了下然后语重心长道:
堀川君,其实下边绿了比脑袋绿了要好很多。

堀川忍无可忍,忽然他想起什么特别认真地问京极
:京极君的信息素是风油精味儿的吗?

京极把白装束往胸前拢了拢严肃认真回答他。
:不,从情报搜集来看,三条石切丸这个人比较喜欢风油精一类的药物味道,但一般的药物味道给他人的印象不够深……

所以这个解释真苍白无力啊。

堀川目光如炬,从头到脚盯视京极。
:那您把风油精抹在头上是想被绿吗?——我是指,您要去这样追求三条学长吗?

于是京极不说话了,他特别贴心地把风油精放在堀川面前以示体贴。
:这样,你可以先把手腕上蚊子咬的泡用风油精抹两层。
然后根据情报——他现在在图书馆。请务必与我同去。

堀川:我拒绝。

京极心道容不得你拒绝,把头发一抓一扎,撸起来就拉着堀川跑。
目标是图书馆来着。

下章
http://2475373631.lofter.com/post/1ea0bd61_f5e5930

评论 ( 3 )
热度 ( 34 )

© 哦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