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给

所萌cp可拆不可逆!
所萌cp可拆不可逆!
所萌cp可拆不可逆!
一个妄想文画双修的垃圾美术生,还玩玩cos,集训越忙质量越差,有点气。总之加油!
给我评论,给我评论,给我评论。爱您谢谢mua
主tr/aph,鲶厨耀厨。
all耀,all鲶,all鹤,all仏,鹤鲶鹤耀仏耀等等也都吃。
冷cp也要心怀傲骨。

刀剑乱舞||江宗r18||怀揣

小甜饼一个
车防吞见评论。

现代prao
——————————————————————

江雪呆在屋子里很多天没有出去过了,这不妨碍他的生计——这是指,他的工作并不是那种朝九晚五的人们所做的工作。
至于他的这个职业,次弟宗三略微的抱怨了下。
:您是个作家,哥哥。可您脱离群众!
比如今日,宗三左文字加班后匆匆回家做好晚饭接幼弟小夜左文字从辅导班回来后,已经是晚上8,点了。

江雪捻着腕上的檀木珠子,在键盘上有条不紊敲着字,软件到规定字数发出铃声提示。他方才保存文档后打开大纲进行完善——比如,在这处为男主人公增添一个旧时好友如何?
江雪于是很认真继续思考大纲,抚摸着珠串表面的文理仿佛坐定。
直到开门声响起,他才揉揉眉心,取下鼻梁上架着的眼镜擦拭干净后放入盒子里。推开工作室的门,小夜已经很快地跑到自己面前,轻声说着问安的话语。
:哥哥好。
心头里的愧疚忽然浮了上来,非常乖巧的幼弟自己却没有时间陪他。他俯身低下头温柔地摸了摸小夜的头,摸索着问些家长该说的话:
小夜晚上好,
:今天过得不错吧?在学校有同老师同学们好好相处么?发生了一些有趣的事情了么?
江雪帮幼弟整理好衣领,这些告诉我也很好,因为我很少了解你这些,多说些我会很开心。
宗三默不作声走过来拍拍小夜的肩对他说:去吃晚饭吧小夜子。今天让你等久了,饭菜有点凉,放微波炉稍微热一下吧。
小夜用力点点头到餐厅去了。江雪意识到自宗三回来后竟没和他说上一句话,宗三瞧见他似乎也有些不高兴,心情大概不太好的样子。
他疑惑地抬头,和宗三的那双异色的双眸相对,连瞳里细小的波纹都一清二楚。
宗三明显不高兴了,这是从他眼睛里瞧出来的,这是为了什么?

宗三眉头还是纠结着的,不解的神情和紧闭的双唇映入江雪的眼帘——他忽然意识到次弟的最末一句话是对自己说的。
江雪郝然垂首,不仅是因为对把家里琐事全交给宗三的抱歉之情,也为看向次弟的过于完美脸庞时心脏所漏掉的那一拍。
宗三略微惊讶的扬起唇角不语良久,两个人静静站着。
微波炉的【叮——】响起时,宗三半阖着眼皮有些懒散地开口。
:因为我路上耽搁了,所以到比平常晚很多的时间才接到小夜子。那孩子心里不好受吧?哎……
江雪愣了一下,不知如何回答,思考一番还是上前把宗三手里拿着的公文包替他拿下来。
拿公文包时候发现宗三不知是因为忘记了还是其他什么原因,黑色领带上别了两枚领带夹,一枚江青色的翡翠,一枚瞧起来有些年头的琥珀。
他有些想笑宗三竟忘了这个,却思及自己很少出门,西装领带多靠宗三准备——吃人手短。
:宗三,我帮你解领带。
而后不再言语,次弟仰起下巴——说实在话,喉结的曲线是如此完美。
肩头的浅色发丝擦过耳廓,江雪自己倒是极力克制力呼吸。手放到宗三领带时候,那皮肤下胸膛里的心脏的跳动几乎是吓了江雪一跳。
解开领带后气氛像是稍微和缓。
宗三捏拳轻咳一声要他到餐厅陪小夜吃晚饭。

坐在椅子上吃味道并不怎么好的面条,宗三不太会做饭,而江雪自主生活能力极差,并没有资格去评价晚饭。
左文字一家里,江雪更像无所事事的家长,全心工作偶尔做家务,而宗三充当了母亲的角色——做家务做饭和教育孩子,有时候还会替江雪去办事。但他还要承担自己本书的工作,所以更累。

小夜倒是吃的很香,江雪嚼着没有咸味儿的青菜,视线却全在宗三红透的耳根上。
刚才给他解领带的时候这人一直装作若无其事,真的完全发亮发红的耳垂,脸上的神情和嘴角——非常可爱,可爱到想去拥抱他。
被自己这种不该有的想法吓到,江雪觉得自己有必要去继续赶稿子了。
豁然站起身发出了很大的响动,小夜很疑惑地盯着他。:啊…我是吃饱了,要回屋里工作。
太突兀了!
这样自责想着的他朝弟弟露出个笑来去含漱口水,而后克制着自己的步伐使它看起来不那么像落荒而逃。

坐在电脑前,手指旋着捻珠,目光死盯着桌面上的文档。
不行,不行,不行。
完全不行,无法停止对宗三的想法。

江雪心里充满挫败感,把鼠标摁来摁去几乎不知所措。

门外次弟把幼弟招呼着洗漱睡觉,而后的脚步声似乎是朝自己这儿走来。
江雪朝门口望一眼,正好目光撞上了宗三看过来的略微瑟缩的委屈的眼神。心脏处某个弦被猛然扯住,随机狂跳起来。
:你有什么事情吗?
宗三点点头走进来,颇有些无奈又疲累地说
:啊……小夜子很想同您多亲近下,可您实在是太热爱工作了,您是个工作狂吧?

——尾调有那么几分撒娇的意思。

江雪摇头,站起身来坐在宗三坐的旁边沙发上又隔出些距离,垂眸不去看宗三发亮的眼睛。
:也很想与你促膝长谈。因为你实在幸苦。

宗三怔了怔笑得莞尔,他一心一意地拉住江雪的手,像是真正在兄长怀里撒娇的孩子一般。
:我也是很累的呢……您可不会因为我辛苦就与我促膝长谈吧?
我啊…哥哥可别小瞧我啊!您才辛苦了。

说罢狡黠地眨了眨眼,眉头的纹路都舒展开来。
不知道被自己那一句话给逗了,宗三竟然笑出了声,而后便收不住一般笑出了眼泪。

江雪左文字有些愣怔地看着如此开怀的次弟,那颗缀在眼角的泪水压得他格外心疼。鬼使神差一般,他欺身压了过来,用舌吻去宗三的笑出的泪珠。

江雪左文字的心从未如此快过,他惊艳于次弟的击人心魄的美。
我要爱他。
没有背德的快感,没有乱。伦的耻感。
此时此刻的吻也许是欲望的表现,那欲望是存粹的爱。

宗三左文字的身体陡然僵住,笑声也停了下来。
他沉默着沉沦眼角的温度,而惊惧与疑虑和莫名的委屈让人眼头一热鼻子发酸。
是终于得到回应和认可了吧?
我的感情。
呼吸沉重而湿热,他想说些什么却无从开口。

他颤抖着拥抱自己的兄长。

费了全身的力气献祭一般去吻他的唇,蜻蜓点水就已足够。
而后他仰起头,声嗓里全是哽咽。
:抱我。江雪。


……………………车在评论里。
写得不怎么好,莫打我。





评论 ( 17 )
热度 ( 77 )

© 哦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