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给

所萌cp可拆不可逆!
所萌cp可拆不可逆!
所萌cp可拆不可逆!
一个妄想文画双修的垃圾美术生,还玩玩cos,集训越忙质量越差,有点气。总之加油!
给我评论,给我评论,给我评论。爱您谢谢mua
主tr/aph,鲶厨耀厨。
all耀,all鲶,all鹤,all仏,鹤鲶鹤耀仏耀等等也都吃。
冷cp也要心怀傲骨。

你所忘记的

昨天去拍莘荼娜塔莉娅的正片惹

就没有弄完...

QWQ


依旧接上。

-------------------------

碎碎念退散的分界线!-----------------------

-------------------------



我是说...你今天看起来气色不错?“秦娘不耐烦地重复了一遍,她正在从布满灰尘的橱柜里往外拿东西,今天不知为何少有的心烦气躁。

”我看把你可美的,上周还熬着夜黑眼圈儿一个和滚滚似的,今儿双眼皮都出来了。“

王耀心情仿佛不错,咧开嘴冲秦娘笑了一笑也不管她看到没有:”秦娘这是夸我今天好看呢。“

而后他安静闭上眼睛,嘴里哼着异域的小调半天没说一句话。



豫娘听到调子的一瞬浑身僵了僵,而后用手帕无声地捂住了嘴,在下一个转调时候红了眼眶。

男中音有些沙哑,压得挺低的尾音。

有些事情,你早已遗忘。

如果连你我都已经死去了,那么活在记忆里的人才真正死去了——不会有人想起他,没有人谈论他。

而我带着冷漠置身事外,仿佛这一切与我无关,可是你们让我哭泣,使我欢笑。

无论是谁死去谁受伤谁分离。——我什么都不能做。



豫娘咬着嘴唇,抽出帕子使劲儿绞干王耀的头发,王耀是个大老爷们儿,留着长发难免被人说三道四,但他毫不在乎。

父母死的早,王耀和她要养一大堆弟妹,迫不得已送走几个小的,在每天的疲惫之后回到家中面对嗷嗷待哺的弟弟妹妹们和还不完的债,心里没一点儿活下去的动力,满满都是绝望。


后来王耀去学画画——因为这玩意儿来前来的快,遇到他的老师,那是一个意大利人,他固执地让王耀当他的学生,固执地不准王耀剪头发。

——塞里斯的头发是他全身上下最俱艺术感的地方,像是丝绸——没有长发还谈什么艺术!

王耀跟着他学了三年艺术,已经是小有名气的画家,头发也一直留着。

后来意大利人死了,王耀的头发留到腰间,那天下午他铰了半头长发烧成灰掺在老师的骨灰盒里。一滴泪没流,一句话没说


豫娘来瞧王耀铰头发,冷眼旁观一般。

王耀是她弟弟,可是她能够为王耀做什么呢?



今天做个了结?

挺好的。


”王耀,要梳头吗?“

王耀坐起身来,低头瞧了瞧自己的食指上的玉戒,摩挲半晌。笑着开口。

”好啊。“


秦娘的手是巧的,一会儿就帮他梳了头,玉笄插在脑后的发髻上,王耀伸手一摸,居然留了半长的马尾,脑后的头发没梳上去。


”哟呵,阿秦真厉害,好看。“


王耀捏捏玉笄,站起身来笑眯眯瞧着豫和秦,”里面的简单衣服我就自己穿啦。“


豫娘深深看了他一眼,拿起秦娘的衣服递到王耀手上而后背过身去:”交领,右衽和束腰,带钩是碧玉的,放在檀木盒子上。“

王耀笑着接过来摸摸索索穿上,换好后又唤她们回头。


大红襦裙配着人唇红齿白——陌上人无双,公子润如玉。

王耀回首瞧着她俩,忽然笑了起来,”豫娘秦娘,我有这么好看?你俩都呆了,哈哈哈,快过来帮我戴冠。“
秦娘反应过来,红着脸笑骂道:”你好看,你最好看了!你丫就是一移动的大黄点子。”


豫娘笑着走过去帮他戴冠,到一半儿王耀抬手让她停了下来。

“算了,不戴了,我好歹是个大老爷们儿,就不戴了。”


“喔。”豫娘帮忙把冠取下来,旁边秦娘早拿了胭脂膏子在王耀两个眼角一抹。

“哈,这下叫你怎么大老爷们儿!”秦娘叉着腰笑得夸张“嫁衣都穿上了你矫情个啥?”


王耀有些无语凝噎,盯着秦娘半天目光没动,秦娘被他盯得生出些许歉疚刚准备道歉,王耀却轻轻笑了,

:“那就这样吧。”


王耀站起身来,走到一件已经挂好的衣服。

秦娘脸上的笑容瞬间没了,转身往外跑,门带得分外沉重。


豫娘摇了摇脑袋,对王耀轻声说开始吧。

王耀说好。


而后他把手中的红绸绑到那件衣服的袖子上,由豫娘替他盖上盖头。


豫娘高声唱礼:”一拜天地——”

一叩首,感恩造物机缘,我同你相遇。

“二拜高堂。”

再叩首,长姐如母,感恩你死后,她拉我出昨日之泥淖

“夫妻对拜。”

三叩首,感恩你愿意真的用生命来告诉我死而无憾。

“礼成——”


怎么会有入洞房呢?


评论
热度 ( 5 )

© 哦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