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给

所萌cp可拆不可逆!
所萌cp可拆不可逆!
所萌cp可拆不可逆!
一个妄想文画双修的垃圾美术生,还玩玩cos,集训越忙质量越差,有点气。总之加油!
给我评论,给我评论,给我评论。爱您谢谢mua
主tr/aph,鲶厨耀厨。
all耀,all鲶,all鹤,all仏,鹤鲶鹤耀仏耀等等也都吃。
冷cp也要心怀傲骨。

你早已忘记的




没完...实在困了,明儿补

晚安。





王耀先生要结婚了,和布拉金斯基先生。



平静无比地念出这句话,王春燕手上动作一点没有停,腕旋得飞快,银镯子的闪光飞舞,面皮放馅蘸水一捏一合便成了饺子。像一只精巧的船。

“百年好合。子孙饽饽。“

旁边嘉龙皱着眉头剁白菜,白菜叶子一片片摘下来洗干净开始切成条,然后切成粒。水汪汪的菜心被单独摘下放在一旁。

”不喜欢那个俄罗斯人。“一刀用力切下去,菜心多汁儿而脆弱,流了一案板。王嘉龙用碗把盐调好放姜末,白菜小心翼翼放进碗里,筷子搅成一滩水,刀斩在案板上半天没动。

”他很爱他,这就可以了。“王春燕不很想和王嘉龙说话,这人说话只说半句,而且情绪要上天一般。在家里她根本懒得甩个好脸给人”王耀呢?“

”在豫娘和秦娘房间里。“王嘉龙和豫秦这些孩子不一样,他和王梅,王濠镜小时候被掳走过,来家里时候太小,而王耀那时候已经是个成年人了。像一个该有的兄长对待弟妹的事儿做的很圆滑的。

他错过了王耀不少过往,有些事情根本没有他插嘴的份儿,他连说一两句都没立场,偏偏俄罗斯人和他交情不好。

心里难受得要命,但是他又不能表现出来,和家里格格不入,始终融洽不起来,王耀是他为数不多的亲近的人之一

——可是他要结婚了,是不是意味着他会远离自己?

如同被柯克兰带走时候的惶恐再度包裹心脏。


”想什么呢...我们是一家人啊。“王春燕拍拍他的肩膀带上了点难得的笑意。对外是可爱的女孩子,旁人看起来又软又可爱,嘴角的幅度总是开到最大,回到家后一副无欲无求的面孔,这才是真实。

对着家人所展现出的真实。


”是东正教的婚礼仪式么?那个君宰祝福的?“

”是。“


....

饺子下进锅里,水翻腾着吞没,气泡一个又一个的啪啪破裂。

”阿蜀的绣最美,难怪他想穿。“

王春燕抛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让王嘉龙摸不着头脑,正准备问。

”吃完饺子后给你讲。“



想为你穿一次凤冠霞披,大红喜袍。

哪怕汉服繁复黑色层层叠叠,我想你也会喜欢。


”和伊万结婚之前,我和他也该做个了结啦。“王耀今年35,已经不再年轻,每一举动无一不透出中年人该有的温润气质。

经过打磨的美玉每一砺都更加柔而刚。

王耀遇到了对的人了,伊万.布拉金斯基,27岁,小他不少。

为人意外的成熟和老道,干事情很靠谱,笑起来暖人的心脏。

万捏切卡是个值得过一生的人。

亲人这么说,朋友也这么说。


王耀躺在海棠木的太师椅子上,阳光透过雕花窗棂映在脸上有点痒,头发湿着,被一双手轻柔地搓洗着。

他琢磨着自己的恋情,刚想对豫娘说些什么贴心的话,还未开口脑袋上一片湿热。

”水要浇了,闭眼。“

“喔。”





”水要浇了,闭眼睛。快点儿!你笑什么?“

王耀举着盛满清水的瓦罐作势要全部一股脑倒在凯撒脑袋上——这下这人湿的可不止是头发的卷毛了。

你说这家伙全身都被淋湿的样子是啥?

肯定特好玩儿!

王耀想着想着忍不住笑起来,可堪堪逼回去,但最终还是想笑,举着水的手就抖了,水一片一片洒在凯撒脸上。
凯撒一个激灵觉得脸上一阵湿润心里只想骂娘,可是他又不能睁开眼睛。只有躺在椅子上等王耀拿手帕给他把眼皮上的东西擦干

谁知道这一等等得凯撒真的骂娘了,眼皮子上痒痒的,肯定是王耀那小子,指不定打什么鬼主意?


凯撒憋不住了睁开眼睛,王耀在数他因紧闭着双眼而皱起的几条褶子的手指戳进凯撒的眼睛里。


——操。

凯撒在心里说,强忍住把王耀打一顿的想法装起了可怜,捂着眼睛仿佛自己要瞎了一般。
王耀一句话这人眼睛立马不疼了。

“你眼皮子咋这么多褶呢?怎么长的?真好看。”

那人里面笑得灿烂无比拍王耀的脑袋:“你也好看!一道褶子也美!”

王耀自然是把那人爪子火速拍下,

“老子那是帅!”
还有!头是你能摸的吗?!

“啊呀居然自称老子,老子给我洗头,谢谢老子?”


尾音上扬的语调让人想揍人,去你妈的。

说起来,洗头什么的,他的头早让我摸了呗?那这人以后肯定长不高!




眼皮被毛巾温柔擦过,豫娘声音飘飘渺渺穿过了

“睁眼睛。”

入眼是换了衣服的女人。

豫娘穿的宽松,斗篷上绣的仙鹤灵巧极了。及腰长发用簪子盘起,眼角的皱纹别样风情,明明是个老女人,还那么好看。


“王耀,你这两天睡得挺好的啊,”在一旁的秦娘替他抱来镜子,气色挺好一个人在镜子里,头发散乱湿嗒嗒往下滴水。王耀冲自己笑了笑,

“什么?“




评论
热度 ( 11 )

© 哦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