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给

所萌cp可拆不可逆!
所萌cp可拆不可逆!
所萌cp可拆不可逆!
一个妄想文画双修的垃圾美术生,还玩玩cos,集训越忙质量越差,有点气。总之加油!
给我评论,给我评论,给我评论。爱您谢谢mua
主tr/aph,鲶厨耀厨。
all耀,all鲶,all鹤,all仏,鹤鲶鹤耀仏耀等等也都吃。
冷cp也要心怀傲骨。

我所记得的

忽然一个手滑就给发上去了


接上接上







两个瓦尔加斯的继承人很快把事情商议下来——结果当然是遵从老头子的意志

”毕竟爷爷决定的事情上帝都无法为之转移”罗维想起什么似的对在开车的费里西安诺要求到

“只有一件事情,不准把老头子的墓碑弄成裸体女人,也不准把墓地放在贝什米特家的地盘上——前一种丢他自己的脸,后一种会引发日耳曼人的怒火,你不觉得他们就像大猩猩么?”
"喔——“拉长尾调的费里西安诺换了个挡”哥哥,你为什么老是在贝什米特家的问题上绕?我觉得你说的这几种情况不是没有可能,可是我认为他应该会把葬礼放在脱衣舞俱乐部举办。“

”你可别小瞧那个为老不尊的老头子,说实在话我觉得他可是什么都干得出来。“

”...费里,你不喜欢他么?我看你还挺高兴的。“罗维诺思考了一下还是把这句话问了出来。

”嘻嘻,那又有什么。为什么非要喜欢他?“费里西安诺轻轻摸了摸食指上的指环,”死了就死了吧,死了也挺好的。“


...

最终墓地还是选定在女子学校和教堂之后的山坡上

春天有暖风,夏天不怎么晴,下着点儿雨,秋天的苹果树会可爱起来,冬天雪会盖住墓碑。

每天早上和下午,铜铃一响女孩子就奔跑起来,裙子下露出穿着短袜的小腿,白晃晃的,色气又纯情。教堂有神父有圣母玛利亚还有天使和孩子们。白鸽从教堂飞向天空,带着祝愿和禽流感病毒。

为了这块地儿瓦尔加斯两兄弟跑了好久才买下,手工皮鞋上全是泥点子,累得他们躺在敞篷车里半天才说一句话。

“哥哥,我们来打个赌吧,老头子这一生不会得善终,他做了那么多恶心的事情。”

“你这样当晚辈未免太不合适....什么赌?”

半开玩笑的话语罗维诺一点没放在心上,他已经习惯了费里的情绪变化。

“赌他一生,到死都不得所爱。”

说这句话的时候弟弟咬牙切齿,可是声音那么愉快。


喔?哥哥毫不在意地笑了笑,

“按照规矩我该赌他会死的像个真正的人。”

“好啊,赌输的话答应对方一个条件吧。”


罗维诺开始把脱下的西装外套穿在身上”好啊。“

在此之前——”你说,老头子这一生,情啊爱的,他有真正喜欢上哪个人么?“


”当然有了,喜欢上的时候可是要死要活的,你当时不在,我看到了他干的事儿我都觉得辣眼睛。“

”那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一个很清秀的东方人,是个美人喔!名字像是绸缎一样。“



“他是个美人,可是我错过他了。”

凯撒一边对着孙子说自己老掉牙的情史和重复无数次的恋爱还感叹了在黑道世家果然是不能有真挚的感情一边把颜料替孙子调好,顺手抓了一把孙子的脑袋。

“爷爷很喜欢他吧?呐对吗?爷爷是很爱他了吧?那么他叫什么名字呢?”

费里西安诺蹭了蹭爷爷的手,粉嫩的脸蛋儿上沾了点红颜料,可爱又滑稽。他一边在画布上涂抹一边问

“他叫塞里斯,很动听的名字,像光滑的绸缎一样。”

凯撒笑得像是他们还在一起一样骄傲。

评论
热度 ( 21 )

© 哦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