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给

所萌cp可拆不可逆!
所萌cp可拆不可逆!
所萌cp可拆不可逆!
一个妄想文画双修的垃圾美术生,还玩玩cos,集训越忙质量越差,有点气。总之加油!
给我评论,给我评论,给我评论。爱您谢谢mua
主tr/aph,鲶厨耀厨。
all耀,all鲶,all鹤,all仏,鹤鲶鹤耀仏耀等等也都吃。
冷cp也要心怀傲骨。

我所记得的

丝路组

小透明想搞点事情。

小学生文笔,请多关照。


凯撒.瓦尔加斯今年43岁了,他还年轻——可是他老得快要死去了。

酗酒,暴食,无休止的赌博和不检点的性/交,把对头逼上死路的残忍

——他终于把自己折腾得快要死去。

得知自己得了癌症后他像是老早就知道了一样,轻松地长叹一口气。连眉间的皱纹都舒展了。


吐出的话里满是愉悦:”总算到这一天啦。“


凯撒躺在病床上对着窗户外透过树枝叶缝隙的阳光打瞌睡,阳光太暖和了,让人忍不住想打盹儿。

头越垂越低,风吹着脖颈带着点儿痒意,又凉快又舒服。下巴被磕到让他忽然醒过来,对着空无一人的房间笑了两声。

”你说我死的时候像不像睡着了?“他捏住自己的脸颊做出个滑稽的表情,”那可真帅。”


”我想死得快一点,但是我不想痛啊,所以我就不治疗了吧。“


瓦尔加斯的两个年轻人对爷爷的态度表示了该有的疑惑,私下里也进行了讨论,可最后他们还是尊重了老头子的选择——尽管外人看来在这么一个富裕的家族里让孙子放弃治疗爷爷的癌症是一件不太理智的事情。


而且凯撒作为一个黑道家族的家主死于癌症确实是太不像话了。


”而且老头子的癌症还是早期,“罗维诺用刀切下番茄柄,用力掰开螃蟹剔出蟹黄扔进翻滚的奶油汤里,”我们也许该劝一劝他,他最喜欢你,你去?“

把桂皮削下几片放在调料杯,他有时间洗个手好按摩一下头——最近的事情有点多,而老头子又太过任性,脑袋总是昏的。

”他又不怎么在乎家里的名——喂你别放淡奶油了!“


“但是,那又有什么呢?”费里西安诺毫不在意地把奶油倒进冰箱,厨房台子上还有一个番茄,他顺手拿起来放进嘴里。

”好吃,唔。你看我作什么?”对兄长露出抱歉的微笑,费里西安诺把咬了一口的番茄放在手里有一下没一下啊地抛着。

“我是说,老头子既然已经这么说出口了,他就不会轻易改变。他比任何一个人都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做,而我们的话只会增加他的不耐而已。”

“可是...”哥哥露出犹豫的神色,说实在话在某些方面他不像一个大哥那样有果断的意志,同为意大利人的弟弟反而更强势一些。

“没有什么可是的了哥哥,你还记得他对你的恋人做的事情了么?你不恨他么?你还在为他着想?哥哥你真可爱。”费里西安诺是个被宠坏的孩子,所以他会说些让人寒心的话。

兄长的脸色发白,费里的这番话确实让他想起了不好的事情,他深吸了一口气,尽管这样伤心的话刺伤了他,作为一个兄长的责任心也有必要告诉费里事实。

“...费里,那个,番茄是掉到了地上了的,还没有洗。”罗维诺把衣袖挽起来一点转身安心料理大三文鱼。

费里西安诺愣了一会儿,把番茄扔到菜槽里接了杯水漱口。漱口的同时他仔细想了想自己说的话,确实是伤到了哥哥的心。可是他不准备道歉。

“嗯,那么哥哥也决定不管了?就这样吧!明天我们来替老头子选墓地!”颇有些骄傲地翘起唇角,费里对着罗维的背影笑得灿烂。


”先出去啦!放了很多淡奶油的汤肯定是超级美味的!“费里西安诺待了一会儿无事可做也不想做于是便走出厨房,脚步轻快。


”嗨,我没想到你这么讨厌他。“罗维诺盖上腌制鱼的器皿盖子对走远的费里轻声说。

远处好像有人嘁了一声。



评论
热度 ( 16 )

© 哦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