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给

所萌cp可拆不可逆!
所萌cp可拆不可逆!
所萌cp可拆不可逆!
一个妄想文画双修的垃圾美术生,还玩玩cos,集训越忙质量越差,有点气。总之加油!
给我评论,给我评论,给我评论。爱您谢谢mua
主tr/aph,鲶厨耀厨。
all耀,all鲶,all鹤,all仏,鹤鲶鹤耀仏耀等等也都吃。
冷cp也要心怀傲骨。

一鲶/回收/08―10

8
鲶尾藤四郎……
不来?
一期一振诧异着,把俊美脸庞上表情一点一点抹去,他垂眸沉思,不动行光在手心里一笔一划的几个汉字是一把更锋利的刃,石破天惊要撕碎古井不波茫茫墨幕。
一期一振微微摇了摇头,将脑袋里的思绪通通赶出去。他微笑着把五虎退搂在怀里,双臂虚虚环着小孩儿肩膀,耐心拍着他脊背,嘴里哼着些不知所谓的千年前的歌谣。
看着弟弟沉沉睡去他方才合眼。
然而梦不放过他。
开眼是无尽黑暗浸在寒意里,低吟哭泣尖叫绕在耳畔,只剩骨骸的付丧神叫嚣着复仇,一击银华向他劈来。
他挥刀斩断。
那暗堕的付丧神一头及腰银发,浑身衣衫褴褛破成一片一片,惊心动魄血污在洁白肌肤上。身形娇小腰肢不足盈盈一握,漆黑骨骸自那出被他斩开的伤口徐徐生长像是叫嚣。
一期一振不是不懂风花雪月的付丧神,前主权势盈天,女子投怀送抱,环肥燕瘦温柔内敛倔强高雅。于是他眼底便只有战场上杀人饮血的快意,偶尔愿意接受有几分皇室贵族毕恭毕敬的虔诚爱意。他是一期一振,天下一振。
那银发的付丧神美的让人心颤。
因为他五官精致神情骄傲,因为他在一期一振的梦魇里泣血哭嚎,因为他抽骨作刀一劈已在一期一振眼底晕开绝代风华如荻血花。
于是一期一振欣赏他赞许他,然后毫不犹豫继续抽刀砍向他心脏。
忽然他的刀消失了,那银发的付丧神也消失了。

一期一振行走在如沐春风的大阪城内,这是最美好的春天。还是薙刀的双胞胎朝他跑过来,笑着叫他一期哥,并以他的肩膀为遮挡打打闹闹。
骨喰藤四郎紧抿唇,眼神有些许不满,皱着眉头去扯另一位的头发。紫发的那位呢被揪住了额前刘海故意大声叫嚷起来。
语气委委屈屈叫人心疼,可藤紫色眼底全是促狭笑意,微微嘟起唇向他撒娇。
一期一振的心脏有点痒,可能春风太过惬意,他看着两兄弟清咳一声,使自己兄长的威严稍微回来了些许。
“骨喰……住手,像个什么样子!”骨喰藤四郎闻言便收回手搔搔鼻尖,有些不好意思地垂下脑袋。
“你啊……”一期一振摇摇头,准备制止另一位还在张牙舞爪嬉皮笑脸做怪动作的行为。那张和骨喰一样明媚的脸忽然变的哀恸起来。
……
“鲶尾……”
……
鲶尾藤四郎!!!

于是大阪城熊熊火焰烧掉了和煦春光,带着两位存在于他回忆里面的兄弟。
膝盖以下一片湿润冰凉,血腥气很浓,他低头看去,绝望的暗堕付丧神正抱住他的腿,他仰面看向一期一振,血泪顺着黑洞洞眼眶滑下。
一期一振这才发现这银发里夹杂着不少黑发,可疯狂湮灭而后长出新的银发来,那五官是熟悉的骨喰藤四郎的。
……
可他们是双生子。
……
那少年咧开嘴角,声音轻颤,竟是带了几分惊人的羞涩与乖巧。
“……一期哥!……”

一期一振醒来,脑子里空荡荡的,刚才什么梦都不记得了。
心里忽然有点难过,五虎退被子翻了,他伸手掖严实。
梦不放过他。
刀剑的付丧神也会做梦?那可是多少年以前的事情了。
他嗤一声,坐起身来环顾四周,发现乱和厚的被子缠在一块,便站起来去弄好。

……
很快他便躺下闭上眼。
难过…非常难过。

9

那天以后不动行光就被主上派去远征了。
那短短一句话在他内心刻下划痕,然后很快又会被其它更多关于兄弟的情绪覆盖。
乱的衣服忽然不见了,五虎退被小猫抓伤,厚和博多手合时候受了很重的伤。
太多的亲人要照料,还要出阵,远征,内番。
这个本丸很富裕,内番更多是种地之类的事情。
审神者觉得这种活动比较有用,生存与侦查能力提高是其它灵符做不到的。
一期一振种了几天的地了,可一无所获。这个本丸种的是并不稀缺的兰草。
兰草也需要种?
他皱着眉头从半尺高狂长的野草中直起腰。长谷部压切的脸骤然放大,吓得他往后退了一步。
“什么事情?长谷部君很急吗?”
他身着出阵服,眼底有明显可见的青黑。一期一振的话问出后他啧一声背过身去几乎是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不动行光搜索的通道还没有关闭,现在立刻出阵。去换出阵服,调整好状态。”
一期一振沉默,将手中的野草连根拔起扔到一边。
长谷部忍不住开口,声音咬牙切齿。
“不动行光碎刀了。本丸损失了一振短刀的战力。”
一期一振与长谷部压切擦身而过,步履不急不躁。
“他和你说了什么?”

不来。
杀主。
无踪。

怎么可能告诉你呢?

一期一振固执且倔犟,不动行光碎刀了,很可惜,但是他也不愿意与之扯上过多关系。有肉体的日子宝贵又短促,把这种珍重的时光拿来做重要的事情,为了某种意义上的欢快抛却一些东西也不是不可以。
不动行光在这座本丸是否真正开心快乐过?
他无从得知,但是他希望有肯定答案。

够了。
一期一振对死亡有奇异的恶意,但是不动行光的碎刀更多的是在那道划痕上扎一块小碎片进去。

我要找到鲶尾藤四郎。

他这样想着。

10

不动行光的搜索是夜战,他不明白为什么他和长谷部会身在其中。
这不重要,可能审神者也想让他碎刀。
他现在有一个线索了,所以死亡对他来说必须是遥远的事情,因为将完成的目标他竟然一个都没有做。
他挥刀斩断溯行军的脑袋,黑气朝他面颊喷涌而来,手起刀落之间失去意识的骨骸就彻底飞灰湮灭。
他忽然心悸起来。
故人重逢之日,你是刀剑相向还是拥他入怀?
前者与后者的区别他不愿去想。可能也没有那一天。
死亡即重逢,大家平等的在地狱相会。

高机动的短刀小夜左文字抬腿踢翻一个刀从胁下刺入的溯行军,面容幼齿的孩子神色狰狞,厉声提醒他注意脚下。于是一期一振抽刀往及膝的地方横斩,凌厉一击逼得伏在脚边的短刀骨骸跳起来,他轻松砍进虚无身躯,飘渺浓烟皆散去。

天下白。

最后的敌人被击败,这时候该返回本丸。队长今剑小手一挥宣布稍等,因为他看上了城内的小摊子上,甜甜的金平糖他很喜欢。

一期一振劝着长谷部压切不要那么凶,后者蹙着眉头能把他盯出个洞。
一期一振便挤出个人畜无害的微笑分外纯良。趁着他被爱染俊国缠住一溜烟跑开。

那个孩子缩在墙角奄奄一息。黑发紫眸皮肤白皙,刀痕伤口外翻鲜血淋漓。
一期一振的心脏几乎停跳。他缓步走向前去扶住了那孩子。
是胁差的付丧神鲶尾藤四郎。

故人重逢之日你拥他入怀。

鲶尾藤四郎虚弱地冲他扬起个笑来。
“哥哥……”
手臂搂住鲶尾藤四郎瘦弱的躯体,他急切地将多年未见的兄弟抱紧。心情竟然是平静和坦然的。
可声音那么难过鼻尖都发涩。
“我在,鲶尾。”
“我在。”

评论 ( 2 )
热度 ( 21 )

© 哦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