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给

所萌cp可拆不可逆!
所萌cp可拆不可逆!
所萌cp可拆不可逆!
一个妄想文画双修的垃圾美术生,还玩玩cos,集训越忙质量越差,有点气。总之加油!
给我评论,给我评论,给我评论。爱您谢谢mua
主tr/aph,鲶厨耀厨。
all耀,all鲶,all鹤,all仏,鹤鲶鹤耀仏耀等等也都吃。
冷cp也要心怀傲骨。

物鲶/坚强的月饼(上)

单纯粗暴就是搞事
我求我能够正常点
物鲶有这么好。

审神者就打个酱油。这审男的。

物吉贞宗是什么时候喜欢上鲶尾藤四郎的呢?
想要脱口而出的答案却被否决,然后是沉默。

审神者正陪着小短刀们玩星际飞行棋,然后被虐成一条狗,宅男的自尊和颜面受到了挑战。他面红耳赤,着急地用手在身上的羽织挠来挠去,那几块常被他挠的布料明显薄了很多。真可怜啊――是指那块布料,连山佬切都没这么用力过。

物吉贞宗当时和鲶尾的双生子斗智斗勇回来,如今智商超级上线的他已经能够与骨喰打个平局了。让骨喰万年不变的冰山脸露出苦恼的神色,这种事情想一想就非常有成就感。

他愉快地收好飞行棋,而后对这个可以称得上情敌的大舅子露出一个轻松的微笑,可说出的话却带有挑衅的火药味儿
“骨喰君如今能和我打个平局了呢,这不是幸运的加持喔?”

骨喰抬头风轻云淡看他一眼,用嘴型说了四个字
“不过如此。”

接着白发的付丧神带有敌意的眼神收了回去,换上温润的注视。
物吉被他看的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怎么?今天不正常?

他扭头向身后一瞟,刚刚和五虎退完成内番的鲶尾藤四郎正好路过。
看到他们两个正在和睦地下起了飞行棋,鲶尾冲他的后辈和兄弟咧嘴一笑,并朝他俩招了招手。

有着和骨喰一样瞳色的付丧神逆着光,笑起来世界都亮了。
在心中美好到无以复加的人。

骨喰藤四郎很自然地走过去,直接拉住鲶尾离开了。留下物吉贞宗一个人发着愣。
一半是懵的一半是气的。

物吉贞宗的心情一下子变糟糕了,唇抿成一条线,他舔了舔上颚开始收拾飞行棋。
同色者归同色,骰子放入小盒中。

心脏发酸,难过的情感自然地流露出来。物吉贞宗大概想了很多。他在想自己,鲶尾,还有骨喰。

鲶尾失去了以前的记忆,是不是意味着他们有重新开始的机会了呢?然而骨喰一直是那样的讨厌。
可作为双生子在一起不是很常见的事情吗?
既然如此,自己作为一个想要单纯地拥有鲶尾前辈的外来追求者,不占优势。
可是因为喜欢一个人的感情是那样强烈,理智会扔到九霄云外,他做了许多幼稚的可笑的事情。

可是作为无铭的贞宗刀,他能够带给鲶尾藤四郎的,只有自己的真挚的情感了。
惴惴不安,担心害怕,无理由的嫉妒。
嫉妒那个双生子哥哥能够看到鲶尾的睡颜,能够替鲶尾打理一头柔顺的长发,能够肆无忌惮享受鲶尾的拥抱。

这些是物吉贞宗所不曾拥有的,可是他迫切地想得到。
无铭的带来幸运的贞宗派刀,被赐名为物吉,想要爱自己的前辈。

吵闹的主公带着小短刀路过,一把摸走了他的飞行棋。
然后乱与小夜加入了这一场“星际争霸大战”
这是审神者原话。

“哟,物吉!你看这里你看这里,哈哈哈我要赢了啊哈哈!”
物吉贞宗被打断了思绪,黑气快要实质化了,偏偏审神者本人十分欠揍,一直叽叽喳喳磨叽不休。老妈子一样让人特别火大。

于是物吉轻描淡写瞟了这人一眼,嘴角抽一抽道主上您这样下去迟早会输掉难道您不知道吗观棋不语真君子这件事情。

审神者立刻反击道那是因为物吉君和骨喰下棋的气氛太过,修罗场了!所以这种下星际争霸的轻松游戏1说话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修罗场?那是什么?物吉贞宗眨眨眼睛,从脑海里某个旮里翻出这一来自现世的词汇。片刻之后他反应过来,若无其事地点点头表示赞同,并且指出其中的他认为的错误之处。

主公说的也不对。骨喰君怎么能算得上是符合修罗场条件之一的人呢?作为大舅子也不合格

呵呵。
审神者被这句话吓的手抖。信息量太大他细思极恐,于是他干脆自暴自弃地问了个最浅显的问题。

物吉啊,你喜欢鲶尾吗?鲶尾呢?

物吉贞宗点头又摇头。点头是因为他真的喜欢鲶尾藤四郎,摇头则是因为他不知道鲶尾藤四郎能否接受自己的感情,或者说,对这份感情的回应是否是爱。
不然就如同现世的漫画里所讲的那样,以“你是个好人,可是我们不合适。”收场。

审神者啃着手指甲若有所思, 骰子掷出个三点,于是他十分开心。望着自己属下少有的凝重神色心情也不错,这对基佬看起来也十分顺眼。
审神者尝试着为单箭头出谋划策。把自己的棋子往前挪三步道“我大概明白你的感情了!所以在征求鲶尾的同意下我会把你们安排到同一间房的!”

同一间房吗?
物吉有点不安,可是更多的是开心。首先鲶尾藤四郎要答应这样的要求才可以,可是他会答应吗?这就是所谓的近乡情怯了?不对不对,分明是错误的用法……

想了很多,物吉不准备再做一个被动的人了。他万分真诚地拉住审神者的手道
谢谢主上!
没想到审神者厚颜无耻,紧紧攥住他的手一脸感动。
吸欧气吸欧气!

物吉贞宗别过了脸,他不想承认这个人就是他们看似牛逼的主上,虽说是个好人,可是终究长的没有鲶尾前辈好看。

完成手合的烛台切和鹤丸走过来,伊达家一组都是成年人了,比较冷静,不会去玩星际争霸的游戏,就算鹤丸想玩也会被审神者制止。

在上次玩了五子棋后能从大多数人的饭里找到五子棋子这种事情,全本丸是不想再经历第二遍了。

鹤丸和鲶尾玩的好,全程围观下棋不能参与心里就很憋屈,就看物吉忽然想搞点事情。
推波助澜。

“物吉,你要和鲶尾一起住吗?”

评论 ( 5 )
热度 ( 33 )

© 哦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