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给

所萌cp可拆不可逆!
所萌cp可拆不可逆!
所萌cp可拆不可逆!
一个妄想文画双修的垃圾美术生,还玩玩cos,集训越忙质量越差,有点气。总之加油!
给我评论,给我评论,给我评论。爱您谢谢mua
主tr/aph,鲶厨耀厨。
all耀,all鲶,all鹤,all仏,鹤鲶鹤耀仏耀等等也都吃。
冷cp也要心怀傲骨。

骨鲶〔别人家的父亲〕

再次发病,获允休息几日,三次事情很多很乱,智能机勉强码点字数出来,也算是对他们的爱了,并不怎么好吃的东西。看在生病的面子上偷一回懒。
我流骨鲶,ooc严重,慎。

骨喰养父x鲶尾养子设定
具体参见纠缠

一如既往想要评论。



鲶尾藤四郎又哭了,这是他今天下午第二次哭了。

他抽抽噎噎地吐出不完整的语句,整个人缩成小小一团――这是他自以为的。你知道一个少年双手抱膝坐在地板上哭泣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然而鲶尾藤四郎终究不是二十二岁的鲶尾藤四郎。

毫无疑问,他现在只有九岁了。这从他的穿着以及行为举止可以看的出来,一头及腰的顺滑长发披散着,虽说有几根因为长时间的不梳理而打了结,可依旧美好。请忽略掉那一只夹起刘海的小黄鸡发夹,上面的小黄鸡还有粉红色的蝴蝶结。

“……呜,我……我绝不允许!……呜呜”

“总之不许!……呜啊”

哭的原因是什么呢?
让我们来猜测一下吧。
是因为和作为父亲的双生子兄弟骨喰吵架了?还是因为骨喰没有满足他的某个想要很贵玩具的愿望?再或者,难道是因为他将骨喰的将要完成的上交给客户的图纸给撕毁了吗?

请注意!所有的猜测都与骨喰藤四郎有关。那么,当事人又是以怎样的心情来对待这件事情呢?

骨喰藤四郎正在穿衣镜前整理着着装预备着出门,黑色细纹衬衫搭配灰色大风衣,同色系的紫灰色领带夹了一枚紫色碧玺的镶银边领带夹。他一边忙着处理领带的结,一边头也不回地答自己的兄弟。

“你哭了两次了,可我不会改决定。”

“我必须要出门了,鲶尾。”

鲶尾藤四郎听了这话抬起头怨恨地望了他一眼,随即可怜巴巴地继续把头埋在膝间。沉默着停止了哭泣。

“骨喰藤四郎,你傻逼。你个混蛋,你大混蛋。”

那声音是咬牙切齿的,鲶尾狠狠地磨着后槽牙。
骨喰毫不理会他的骂,在镜子面前站了会儿,决定把头发扎起来,于是就翻身找发绳儿。

“你说脏话了,今天晚上没有糖吃。”

二十二岁的骨喰藤四郎是九岁的鲶尾藤四郎的兄弟。他还年轻,但已经是监护人了。
手忙脚乱地整理头发,二十二岁该是恋爱的年纪了。在意形象是很正常的事情。

“太无理取闹了。”

鲶尾藤四郎发了发怔,忽然哭了起来,哭的十分伤心。
肩膀随着抽哒一耸一耸的。
这次他哭了好几次了,可骨喰还是没有改变他的决定,这是一个征兆。骨喰藤四郎不要自己的征兆。

虽说鲶尾藤四郎自己被除骨喰藤四郎以外的粟田口一家宠上了天,越发地沉迷于搞事,但他骨子里的卑微和怯懦只在养父面前呈现。

把他的白颜料倒掉,把雕塑毁坏,把自己弄糟糕,在他面前哭泣。
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他有自残的快感。因为鲶尾藤四郎把骨喰藤四郎不当做亲近的人。
骨喰藤四郎于鲶尾藤四郎来说只是一个管教他的监护机器人。

引起他的注意,做一些卑微并被人讨厌的事情。这样被骨喰藤四郎厌恶,他会感觉快乐。这样的一无是处的鲶尾藤四郎,并不想活在过去,也不想活在当下。因为他觉得骨喰觉得他不配。

敏感纤细到近乎苛刻的程度,只要骨喰答应他的要求,他就会十分开心地认为这是骨喰认可他的表现。

现在他哭了两次了,骨喰还是没有为他改变主意。这大概就是被抛弃的开端了吧。这样自暴自弃想着,他只有让眼泪淌出来,嗓子已经发痛了,可是他还是哭叫着谩骂着。

“果然……骨喰藤四郎……”

骨喰已经梳好了头发,扎一个短马尾在脑后。他不知道这两天鲶尾究竟是怎么了,拉住他总是不让他出门。

几次有重要的客户委托都推开延迟,很多的事情堆到今天下午,他不得不走。

比如和那个医生的约定,谈论鲶尾的病情。以及去购入足够的速食品,他最近忙起来外卖都懒得点,好在鲶尾虽说情商回归九岁甚至更小,但智商总归不变。
煮个速冻饺子什么的不在话下。

他去摸包里的黑框眼镜,这让他显得成熟一点,被当成毛头小子的监护人从第一次会面就会让人挑出毛病来,骨喰藤四郎可不想被医生用怀疑的目光扫视一边后问他:“您真的是出于自愿成为鲶尾藤四郎先生的监护人吗?”

当然是自愿的。
这样想着他觉得有些好笑,忍不住看了鲶尾藤四郎一眼。因为真正地希望他能够早日地病好起来,能够像失忆之前那样的生活――虽说骨喰也不知道他们失忆之前生活是怎么样的,但无疑是比现在的一团糟日子好多了。

“父亲大人……果然是不打算……呜……要我了呜呜……”

不称职的监护人,不合格的家长,不知从何处得证实的兄弟称谓。
光是想想就觉得有一点讽刺来着。
因此这种鲶尾一哭二闹三上吊骨喰藤四郎就对一些事情改变态度的这种劣习性质的心软,应该坚决制止,立刻执行。

“混蛋……总是这样……总是欺负我!”

要说骨喰藤四郎没有触动是不可能的,可他不知说些什么,只能够以看似足够冷静的话语来把哭泣着的鲶尾糊弄过去。

“呜呜也……什么家长……”

然而毕竟是自己的孩子,光是听见那令人心碎的抽噎――虽说骨喰无法理解鲶尾的哭泣声令人心碎的感觉。
可作为父亲,自己的孩子为了一点小事哭闹不休,在烦躁的同时多一份心疼也是正常的反应。

于是他扭头望了鲶尾一眼,这个形容幼稚的爱哭鬼。
其实某种意义上非常可爱。

心里有点别扭,他还是走了过去,最终妥协性地摸了摸鲶尾的发顶。微不可见地叹口气,他干脆把罪魁祸首的脑袋揉的一团糟。

“鲶尾要听话。”

鲶尾藤四郎自然不会因为这样一个安抚性的摸头而原谅骨喰藤四郎对他所带来的伤害。因为鲶尾觉得这样的骨喰藤四郎是在对待小孩子一样的方式在对待他。
他缩了缩脖子,脑袋一扬就躲开了骨喰的手,并且以强硬的姿态将使劲用头顶了顶骨喰的手腕。示意骨喰藤四郎不要摸自己的脑袋。

骨喰愣住了,碎即他露出一个可以称得上温柔的表情,手指往下,在那几根打结的头发上流连。
其实骨喰藤四郎觉得有点烦躁,他好容易有了带鲶尾出门的主意,可是梳头真的太耽误时间了。

“凭什么要听话!”

骨喰的眼睛盯着那几根怎么也打不开的头发上,眼神发冷。
“因为我是你父亲。”

鲶尾一把拍开他的手,已经没有哭了,声音却还在抖着。他埋怨又嫌弃地看向骨喰,抓了两把自己的头发。

“你根本不像一个父亲!”

鲶尾气上心头,反正都要被抛弃了,忽然又这样妥协地对他这样一个一无是处的人好了,这分明是……
这分明是耍赖嘛!

这样会叫人很难过啊,打一个耳光给一块糖什么的这样的举动。简直是无耻到了极点了。

骨喰无奈地放开手,面上表情没有丝毫波动,他定定看了鲶尾一眼,咬了一下下唇没有说话,拿起手机翻弄不再理会鲶尾。

鲶尾藤四郎心里更委屈了,果然……还是不想要自己啊。他使劲眨巴着眼睛,鼻头一酸,泪水已经盈在眼眶了,可是当着骨喰的面,既然自己哭了也无动于衷的人面前再次哭泣,真的太丢分了。

他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偷偷去瞧骨喰,心里又使劲骂自己没有出息。

骨喰藤四郎翻看了手机,眼神更冷了,似乎纠结了很久。骨喰抬起头,正对上鲶尾看过来的打量的眼神。

于是骨喰藤四郎将手机放在桌上,干脆蹲在鲶尾藤四郎面前,注视着少年的眼睛,破天荒地说了很多长句。

“那鲶尾觉得怎样的举动才算父亲呢?”

鲶尾被他盯得窘迫了起来,干脆闭上了眼睛。说出的话也结结巴巴。
“那,那,反正不是你这样的!”

那是怎样的?骨喰藤四郎很苦恼,难道真的要像论坛求助的答复做?
他尝试着,慢慢地询问。
“别人家的父亲那样吗?”

“随便啦!总之你知道自己不合格就好了!”

还未说完,鲶尾藤四郎便被额头上的柔软触感惊讶地说不出话来,他甚至怀疑骨喰藤四郎被鹤丸国永附身了。于是他颤抖着在骨喰眼前挥挥手。

“骨喰?父,父亲大人?”

而后身躯落入一个并不宽厚但是温暖的怀抱。鲶尾藤四郎懵了。

全程骨喰藤四郎一言不发,他执着地去捞住鲶尾的腰和肩,尝试着往上抬,然而因为对方和自己体重相近于是失败而告终。

鲶尾藤四郎彻底手足无措起来。万幸骨喰藤四郎看到了他红的像是憋了气的脸。于是骨喰将放在鲶尾藤四腰和肩的手收回来,将手机刚才搜索到的答复给鲶尾看。

“别人家的父亲,对待自己的孩子,都是亲亲抱抱举高高的喔!xd”

诶?

鲶尾藤四郎又哭了,他深深看了骨喰藤四郎一眼,扑在他怀里抽泣起来。这是他今天下午第四次哭,第一次笑。

终于得到认可了!
可喜可贺!

评论 ( 8 )
热度 ( 23 )

© 哦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