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给

所萌cp可拆不可逆!
所萌cp可拆不可逆!
所萌cp可拆不可逆!
一个妄想文画双修的垃圾美术生,还玩玩cos,集训越忙质量越差,有点气。总之加油!
给我评论,给我评论,给我评论。爱您谢谢mua
主tr/aph,鲶厨耀厨。
all耀,all鲶,all鹤,all仏,鹤鲶鹤耀仏耀等等也都吃。
冷cp也要心怀傲骨。

您给说一句

男审神者x小乌丸。有点子骨鲶三日鹤。
有点烦躁是吧,染头发没有染刘海
说好的骨喰同款。

出小乌丸我就码男审神者x小乌丸车

审神者觉得有点烦躁,他最近考试考砸了,一个大老爷们儿因为区区一及格线给逼成孙子。
这就很堵心。
审神者是个学艺术的,然而没什么卵用,人穷还没啥本事,尤其体现在文化课上。
这并不妨碍他画画得不特别好,眼光却贼高。
好在灵力是附近一片区里数一数二的高,虽然人也非但守着刀们过日子已经很知足了。没想过太多偷渡欧洲的事情,毕竟人还是没胆子。

审神者是个怂的,可是这与他仗着长谷部做支持在本丸里四处吃瓜没有什么关系。
这天天气很热,太阳火辣辣地烧着,他一时间后悔买了这么个景趣,虽然小短刀们还是挺稀罕的,整日里泡在凉水池子里就不想出来了 。
他懒洋洋给坐在凉椅子上抱着个西瓜啃,歌仙走过去有点愤怒职责审神者不风雅毕竟衣服脏了他洗。

审神者有点开心有人能够管教自己,毕竟他现世没爹没娘这种,还是挺开心的。虽说他做不到像隔壁女审那样抱着烛台切喊妈抱着石切丸喊爸这种。
但毕竟还是很开心的。

近侍是他觉得最和他性子的鲶尾藤四郎。小孩儿跑过来指着公告激动道主上限锻来了!
审神者继续啃一口西瓜道,那感情好啊,谁啊,你们家的?
鲶尾摇头道主上你猜啊
审神者于是瞅他一眼跟着一摇头你猜我猜不猜,成了你告我到底谁呗
鲶尾一副想要扔马粪的样子审神者就有点懵了,于是审神者放下西瓜在帕子上蹭蹭,换上亲切温暖的笑容道那鲶尾告诉我呗?小明?珠子?大虎小虎?
鲶尾琢磨下,因为他也不知道审神者知道这振刀不,审神者作为成绩吊车尾非常讨厌攀比刀帐,而这位大人是他们这个辖区之前所不曾有的。整日宅在家里的主上根本不想与他人搞事。
故而要是他不知道这位大人就很尴尬。

于是他只得冷漠道,这是小乌丸大人,据说是全本丸爹爹那辈儿的。
审神者瞅了鲶尾呆毛一副被晒蔫的样子没有再说什么。于是他就从椅子上下来穿上人字拖,跟着鲶尾去锻刀房了。

审神者对让鲶尾去锻刀房是拒绝的,他上次因为骨喰一直没有来把刀匠打了一顿。这种事情他也很无奈他能咋办呢?
毕竟他还是很怕马粪的。
于是他跟着胁差一路小跑,黑发的少年双腿修长,走起来也贼快。

作为一个宅男体力有点跟不上。
他正这样感叹,揣在怀里的符被人拿走了,简直防不胜防。
算了妈卖批还是要少说。
他面带微笑琢磨要是个人形该以啥呀的表情来表示欢迎回本丸这种话,牙齿洁白就闪着寒光看上去有点吓人。于是鲶尾一手抖没忍住就把刀匠给推冷却池里了。
审神者连忙把刀匠捞起来,毕竟这事儿他不对。

折腾许久,800全材料就给扔进炉子里了。
审神者一瞧哟320啊,不知道谁来了,鹤丸还是谁啊。
然而他忘记了小乌丸也是320的事情。
鲶尾就很激动拉住审神者的手说主上快念咒语!
啥咒语……?
审神者有点发傻,于是他就拿出智能手机搜索限锻咒语
照本宣科念出来:乌鸦要坠机,乌鸦要坠机。

念着过了半分钟后他觉着这种行为傻不拉几的的,于是他放弃了。
鲶尾一脸焦急主上你咋不念了呢?
审神者回答太脑抽了这咒语,还不如吃瓜。
鲶尾一脸痛心疾首
主上你这样鹤姥爷和三日月殿来这座本丸简直就是奇迹了。
审神者嗯了一声,一手竖起食指中指一手敲在胸膛上
鲶尾君我要发毒誓了。
主上你发吧

我愿意用唐七十年寿命换乌鸦坠飞机

鲶尾问主上唐是谁
审神者于是咧开唇角道是唐七,一个傻逼而已。

加速符忽然找不到了,于是他让长谷部把凉椅搬到锻刀房內,一边守着时间一边看速写资料顺便吃瓜。

你知道在吃瓜的时候时间过的是很快的,于是当短刀时间结束时审神者还没有反应过来,一脸懵逼就看到那个红衣黑发的付丧神在狼藉的冷却池前缓缓睁开了双眼。
鸦青色双眸古井不波,映着他的身影。
审神者的瓜落在凉椅上。
此时他只觉得天堂之门洞开,天神面带怜悯降落在他面前不沾染一丝凡世尘土。
「吾名为小乌丸……

付丧神注视着面前一副大大咧咧样子的少年,目光落在那块被抛弃的西瓜上,微不可见的翘起了唇角。
是个可爱但是有些不注重仪态的孩子。
他没有停顿,唇上红妆妖娆,而吐出的话语格外沉稳,尾调略低,盈盈笑意眼角堆积着。

……与外敌战斗乃是吾之命运。即使历经千年,也未曾改变」

审神者前二十二年的人生中就没有过在他人面前打理好自己这种自觉。
而在面前鸦青头发绯色衣袍的付丧神面前,他想以最好的姿态来面对他,迎接他的到来。

审神者照理说厚颜无耻,应该不会脸红了才对。
于是鲶尾问主上您为什么脸红呢?

审神者有点无语凝噎只好捂着脸干嚎我没有我不是!
毕竟这是父亲啊啊好激动这是父亲啊啊喂

小乌丸愣了一下,继而像二脸不知所措的鲶尾微笑着解释。吾于日本刀获得现在形态的时代时诞生。相当于此处刀剑的父亲。

喔喔…鲶尾忽然反应了过来连忙捅了捅还在捂脸翻滚的审神者的手臂。
您好!小乌丸大人!欢迎来到本丸!

审神者听到鲶尾这么说忽然就心生绝望决心做一条咸鱼,瘫在凉椅子上就不想动弹了。
鲶尾琢磨诶不对接下来该分配房间了啊住哪儿啊往谁那里睡啊。
主上……小乌丸大人的房间?

小乌丸一直就以慈父的目光注视着一人一刀。
好孩子,为父的住宿问题当然可以自行解决。
审神者放下手无力道
父亲您要是不介意的话和我睡成不?
他眼睛亮晶晶的明显就有夺取小乌丸贞操之势,鲶尾在一旁安静瞅不说话。

小乌丸愣了一下继而笑了起来,明媚的简直晃瞎了审神者的眼睛。
既然是主上的要求,为父就满足你的心愿。
小乌丸走到审神者面前,牵住了他的手,语气略带责备。
不过,如果是不听话的话,为父会拿出作为严父的架势来管教你的。

审神者感觉自己受到了会心一击,于是他赶紧默念平常心把捏住小乌丸的手。
从凉椅上跳下来,他整理整理自己的浴衣,眉宇间全是殷切笑意,唇角勾起,审神者把绯衣的付丧神拉出锻刀房。

那么父亲大人先来看看我的房间吧。
小乌丸盯着他的脸,慢悠悠点了点头。为父很期待啊。


没有写完

评论 ( 9 )
热度 ( 51 )

© 哦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