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给

所萌cp可拆不可逆!
所萌cp可拆不可逆!
所萌cp可拆不可逆!
一个妄想文画双修的垃圾美术生,还玩玩cos,集训越忙质量越差,有点气。总之加油!
给我评论,给我评论,给我评论。爱您谢谢mua
主tr/aph,鲶厨耀厨。
all耀,all鲶,all鹤,all仏,鹤鲶鹤耀仏耀等等也都吃。
冷cp也要心怀傲骨。

物鲶)胁差同门今天有好好搞事了吗?

一辆拖拉机车注意。
今天就很气,没来得及保存
上机什么的。就都很气。
这文没有完,就是个很扯的大纲
球各位别热度别赞啊啊啊评论就好
没写完的被点热度我很害怕的

物鲶
究竟为什么会和物吉贞宗上床,鲶尾鲶尾藤四郎自己也不清楚原因。
这种事情大概就是你情我愿吧,谁也不欠谁的。
但是他还是觉得有点委屈。呆毛一跳一跳的就蔫了下去。

与物吉贞宗滚床单的第二天一早,怕热的鲶尾藤四郎从物吉贞宗的腹肌上醒来,他的头发乱作一团,结结实实缠在物吉未脱尽的麻烦饰物上,把鲶尾的脑袋给整个儿糊了起来。
他尝试动了动腿,使用过度的地方和腰间传来的酸痛让他立刻乖乖躺好了,把头使劲儿往下压了压企图让这人在梦里肚子疼上一疼。
鲶尾闭上眼睛决定再睡一会儿,可是脑袋上贼热了,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发现全是物吉贞宗的味道忍不住呸呸两口,结果人不走运呸两口都能被口水呛着,鲶尾想了一下觉得人生有点悲凉,心忽然就很累不是很想活下去了。

而且话说,为什么我啥都没穿而物吉贞宗还穿这么多啊不公平啊喂。

物吉贞宗一醒来发现自己肚子上趴着一个人,惊恐比惊喜多,他撩开被子,对上的是鲶尾一张被热的发红充满抱怨的脸。
顿时想起来昨晚上因为主公捞到来青江他哥高兴的实在不得了,没怎么管青江的搞事,于是当他喝了第三杯酒后他抖着手接受了笑面先生的好心帮助,一杯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区别的酒,笑面先生神色欢欣,刚刚搓着手想要对物吉说些什么就被石切丸拖走了。
石切丸也喝了不少,眼角发红。虽然眼角一直就挺红的,于是物吉贞宗一脸惊恐地看着石切丸拽着肋差同门吼了一句不洁!青江就这么被拖走了。
、他暗搓搓心疼了三秒钟笑面先生,目光转到自己看了很久的和鹤丸一起搞事的鲶尾。
物吉贞宗走过去,步伐稳健就是手有点抖。
他问鲶尾藤四郎说喝酒吗?
鲶尾看了他一会儿说好啊喝啊,旁边鹤丸一脸苦大仇深地走开说鲶尾你哥找我有事儿我就不打搅你们了哈。
鲶尾刚说鹤丸大佬你不要走哇来啊快活啊
大佬就非常惨淡地对他摆了摆手说你注意点影响鲶尾你会快活的祝你们武运昌隆。
然后就滚床单了,具体经过他也记不清了。总之很开心就是了。
就是腰有点累唉人的身体果然麻烦他就这么感叹了一下。

现在的情况是,他物吉贞宗把他喜欢的人,鲶尾藤四郎给上了,他要对他负责。
虽然鲶尾好像并不需要他负责不过他还是做好了被一期一振打的准备了,像浦岛上次和乱纯洁的牵手被他哥抓包一样,不对你该叫大舅子了。

神秘链接――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冷静点,成熟点。物吉贞宗你也是,你那一脸惊恐是什么表情,是你上了我不是我上了你好吗谢谢。
虽然被这样对待了,不过因为喜欢物吉,这样也不错来着。
因为昨天晚上鲶尾实在是太可爱了,其实一直以来都是非常喜欢鲶尾的,不如趁此机会表白吧。
我喜欢鲶尾。
我喜欢物吉贞宗

卧槽?
这他妈是个什么玩意儿。
我日物吉贞宗你嘴巴没动是吧?卧槽见鬼了卧槽。
鲶尾也没有开口啊可是我确确实实能够听到鲶尾的声音啊,这是怎么回事儿我也不知道啊卧槽。其实可能这就是传说中的心意相通?
鲶尾藤四郎和物吉贞宗分别被吓了一大跳,因为他们震惊地发现自己能够听到对方的内心独白。
简单来说,就是拥有了读心术。
于是鲶尾藤四郎与物吉贞宗知道彼此的心意了。
笑面先生表示可喜可贺。

评论 ( 5 )
热度 ( 55 )

© 哦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