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给

所萌cp可拆不可逆!
所萌cp可拆不可逆!
所萌cp可拆不可逆!
一个妄想文画双修的垃圾美术生,还玩玩cos,集训越忙质量越差,有点气。总之加油!
给我评论,给我评论,给我评论。爱您谢谢mua
主tr/aph,鲶厨耀厨。
all耀,all鲶,all鹤,all仏,鹤鲶鹤耀仏耀等等也都吃。
冷cp也要心怀傲骨。

骨鲶/纠缠/6

orz求评论

物鲶有,自行避雷。

物吉出现,回忆杀开启这种。

情敌相见分外和谐?


6

神就赐福给这一切、说、滋生繁多、充满海中的水.雀鸟也要多生在地上。




骨喰尽心尽力去帮鲶尾联系家庭教师,不菲的薪资,饮食提供,一切竭力做到最好。

”如果您能够将鲶尾的一些性格上的缺陷一并教育好的话,我非常感谢。“

以骨喰藤四郎的性格,他绝不会对一个陌生的人说这样多的话,脸上甚至还挂着客套的微笑。

”你当练习如何与家人以外的人相处,你是个成年人了,出入社会必须得学习。“

当药研拒绝他去会见鲶尾的家庭教师的请求的时候,给出的这样的理由。

骨喰没有想过药研会拒绝他。

这个兄弟平日里一张好看的脸总是封冻着,与家人在一起会透露出本性,和外人相处却格外游刃有余。

药研当时正在厨房里擦杯子,他面带微笑听完骨喰言简意赅的话语,嘴角的弧度下扬。拒绝后药研什么话都有点想说,可是他又不很说的出来。

时机未到。

我为了他们的幸福和以后漫长的人生的时光。

隐瞒好了。


骨喰有点吃惊,但这的确又是很有道理的。随即他点点头回答药研

那我去。


骨喰藤四郎很敏锐地发现了药研话里的未尽之意,可是除了沉默别无他法。

找回记忆,关于鲶尾藤四郎的记忆,这种心情是非常急切的。

心底将息未息的炭火无声燃烧着,灼得他太阳穴一突一突地跳。


也许是烦躁,这完全不是他的错,可把自己的不愉悦的心情传递给鲶尾的家庭教师这也太过失礼。

这样想着骨喰怀着歉意温和的目光看了对方一眼。

来人彬彬有礼,穿着含蓄又低调的西装,灰色细条纹领带上别着一枚晦暗的紫水晶夹,细软金黄的微卷额发很舒服地贴在额前。

”我叫物吉贞宗,您好。我能理解家长的心情。“

他笑着回答,伸出骨节分明的手来。

”况且您家的孩子和以前一个故人很像,我们会相处非常愉快的。“

骨喰目光落在那枚领带夹上,不知为何刚刚压下去的无名火又冒出来了。颜色可以说是很相像了。

骨喰抬头,对上物吉含笑的双眸,扬起礼貌的弧度也伸出手去和他相握。

说出去的话竟在他看来带了几分咬牙切齿。

”我们家鲶尾还请你多多关照了,物吉贞宗老师。“



鲶尾藤四郎这两天可以说是十分苦恼了。被自己的父亲软禁在家什么的。

最恐怖的是骨喰他居然笑了卧槽!

预想中闯祸后劈头盖脸的训斥并没有到来,骨喰看向他的目光甚至有几分愧疚,这种事情让他想一想都觉得可怕。

骨喰是大魔王。大魔王的笑在梦里,这个梦是鲶尾藤四郎的地狱。

他决定向鹤丸学习,据说这个大佬是他们一期哥的老婆,总之能有个嫂子虽然有点不开心但还是挺有趣的,尤其这个嫂子和他三观可以说是非常合了。


一期一振单恋鹤丸国永很久了,可惜只是单恋并没有什么卵用,鹤丸频频给他发好人卡他对此也无可奈何。

一期一振的弟弟鲶尾嘛,那个超好玩的孩子。


两人搞事的程度有的一比,老长住他们隔壁都看不下去鹤丸。估计这两人真在一起浪长谷部能够被气得半死。

鲶尾这时候一点都不想好好学习。

骨喰给他联系学校,可他看来这关他屁事而且他都成年了好吗哪个学校会收他。


他颇为无聊在床上滚来滚去。看到骨喰义务给隔壁培训机构画的静物写生教材,他干脆从床上把被子裹在自己身上一扭一扭滚到地上,向前艰难挪动。好容易把地板蹭干净了他也挪到静物面前了。

鲶尾忽然想起来骨喰昨晚上卖了一大袋水果,他贼想吃可是骨喰这个杀千刀的干啥也不让。

红苹果,黄梨子,青芒果。

他凑上去闻闻香味,很干脆地每个咬了一口又放回去。


不好吃。

于是鲶尾就瘫在地上躺了会儿心疼了三秒钟自己的舌头,余光瞅见骨喰刚买一盒白颜料,想也没想他把黑加进去,没搅两下还没灰。

他瞧着就觉着这就很像他和骨喰的头发,要是缠在一起估摸着也是这个颜色吧?忽然闹钟想起来啊把这孩子吓了一跳,这个点骨喰该回来了,看到这个他绝逼要完。

果子的锅可以推给不动,被子弄脏的锅可以推给小叔叔颇能搞事的狐狸。

但全粟田口家会动骨喰颜料的只有鲶尾一个人。

他无师自通地继续搅动,直到泾渭分明的黑与白变成灰色。

哇啊,其实说起来骨喰的头发和自己混起来实际上还是灰色 吧?

难看。



神说、地要生出活物来、各从其类.牲畜、昆虫、野兽、各从其类.事就这样成了。


物吉贞宗的日记记录着一些他自己都看不懂的话。

他今天见到骨喰那个混蛋了,可是为了接近鲶尾他又不得不对那个傻子挂上微笑,天知道他有多不屑。

在他和鲶尾在一起的时候他就十分不爽这个鲶尾的双胞胎兄长了,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高冷模样。百般阻挠止他与鲶尾的恋情,还以为是个笔直的不能在笔直的直男。

直到有天物吉贞宗撞见骨喰看向恋人的眼神,他瞬间明白了。

恋慕,不甘与渴望。在那双深邃的双眼中的情绪他看的清清楚楚。

物吉贞宗感到好笑,还觉得本能上的厌恶。

双生子的骨喰对鲶尾怀有这种见不得人的龌龊心思,可面上他一点也不表现出来,对鲶尾的态度甚至比不上对他人的关切。

物吉贞宗对乱伦一向敬而远之,那是悲剧,那也是爱情。

可是这种事情发生在身为自己恋人的鲶尾藤四郎身上,哪怕只是单箭头,也无法让人接受。

因为家族的安排他当年匆匆离开,甚至没来得及向鲶尾索要离别的亲吻。而在f国他收到鲶尾葬身火海的噩耗,物吉贞宗自认为不算脆弱,听清楚这则消息的每一个字后他鼻头发酸,满心绝望,支撑不住跪倒在地仿佛被抽去全身的力气,血液都跳动着苦痛和灼热。

有人追求他问他单身否,物吉贞宗想到爱人心脏骤痛回那人说”我已丧偶。“

可现在他回来了,鲶尾活着,骨喰藤四郎却和爱人在一起。

这是无法被原谅的事情。

他想揪着粟田口的那些人挨个儿质问,你们凭什么,你们难道不知道他们之间所发生过的事情吗?!那你们还把鲶尾放在那个人身边?你们是什么意图?你们要让他永远痛苦下去吗?

物吉贞宗最后会与鲶尾藤四郎在一起,这是无可否认的事实,也会是结局。

他忽然低低地笑出声来,可他眼角发酸。

此去他山异水,一别便是五年。

我曾痛失所爱,我归来时必当挽他手,吻他唇,与他即是永远。


他默默往日记本上写好这句话,将那枚恋人赠与他的宝石送至唇边亲吻。


我将挽救他。


神造出野兽、各从其类.牲畜、各从其类.地上一切昆虫、各从其类.

评论 ( 17 )
热度 ( 36 )

© 哦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