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给

所萌cp可拆不可逆!
所萌cp可拆不可逆!
所萌cp可拆不可逆!
一个妄想文画双修的垃圾美术生,还玩玩cos,集训越忙质量越差,有点气。总之加油!
给我评论,给我评论,给我评论。爱您谢谢mua
主tr/aph,鲶厨耀厨。
all耀,all鲶,all鹤,all仏,鹤鲶鹤耀仏耀等等也都吃。
冷cp也要心怀傲骨。

三日鹤/论伊达扛把子是如何被三条小公举撩走的

50fo点文。评论里抽的orz

爷鹤性转注意。

鹤单恋爷注意。

我也不知道写的是什么玩意儿。
为什么这个文风转变大,因为bgm。

鹤丸觉得自己在家里是最正常的人了,惊吓和恶作剧是无伤大雅的玩笑。这一家子社会人士没跑了,就鹤丸出落的比较单纯。

当然是从外表看起来。

不信?

拿小光和小俱利举例吧

失去一只眼睛还能这么帅气的男人可不多见,一身西装将这家伙给裹的人模狗样的,一瞧就是长期浪迹夜店的烛台切。被眼罩遮挡余一只撩人金眸在狂欢时刻微笑,肆无忌惮露出健硕的胸肌以最man的姿势开香槟,引得女人们高声尖叫。

形容小光的语句太多了真是的,小俱利呢这人长得就很黑社会还纹个大花臂一脸生人勿进熟人勿扰。

鹤丸和小贞是他们家文化程度最高的,小贞成绩自小就好,鹤丸也不差,奖学金一路从小学拿到现在次次没落下。

但因为户口问题鹤丸不能上本丸市最好的高中,伊达家一听就不干了。

烛台切光忠和大俱利伽罗穿着笔挺的西装齐刷刷戴上墨镜直奔校长办公室,当天拿红票子就替鹤丸把本能寺高中的门给砸开了。

鹤丸国永作为插班生,成绩在全校也排的上前十,人校长收了东西也不能不干事儿啊,当场拿圆珠笔在一文件上刷刷写了东西红章子往上面一摁。

鹤丸国永正式成为全校最好班级实验班的一员了。

光忠和伽罗那天可得瑟了,嘴角快给翘上天去了都,鹤丸成绩好长得漂亮又进了最好的高中,以后伊达家搞事儿担当就是她了。

我们伊达家闺女本来就该进这儿,多争气不是。

俩人开心坏了事一办完就拍屁股跑人了,期间小贞还打电话过来表示自个儿激动的心情。啊姐姐进了本能寺我好激动啊之类的话。把光忠给高兴的热泪盈眶你看咱家为了鹤丸这事儿多和谐多团结。大俱利伽罗瞟他一眼抢过电话叮嘱小贞今天晚上好好做作业明儿去吃顿好的。

于是鹤丸一个人孤孤单单给这俩不负责任的人给撂下了。

没事儿,不就是一个人了吗?惊吓可是人生最大的快乐。

她这么安慰自己,在校长办公室门外吹了一会儿风就决定去溜达溜达,熟悉熟悉敌情啥的。这样自己下次搞事儿的时候也会更加轻车熟路一些。

她在操场上走了一圈儿很快觉得无聊了,这鬼天气贼热,一会儿就出了汗。稍长的两缕莹白鬓发被撩开散热,额发被汗沾在脑门上有些滑稽。鹤丸走到树荫下拿湿巾拍脸,还是挺难受的哈这。

下课铃响了,初夏的阳光已是带了灼灼的威势,许多女生在楼上躲着不肯下来,男生倒是三三两两下来趁着这么被老师拖堂结束的六七分钟打个球。

有人望见了躲在树荫下的鹤丸冲这个漂亮的女孩子吹口哨,鹤丸扬了扬好看的眉冲他甜美又淑女的笑。男生被这样的笑容晃傻了眼,刚要不由自主说些什么,鹤丸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的鬼脸做过去这倒霉孩子直接吓得坐到地上。

男生拿起球头也不回地跑了,鹤丸在他身后捂着肚子哈哈大笑。

笑完以后她琢磨自己是不是太放肆了些,瞅了瞅自个儿身上的灰色卡夫稠长群搭配黑白方格子的雪纺披肩和那双看起来就社会气息浓重的金色小短靴。她深深觉得自己被俩哥哥给污染了。

啊...淑女,鹤丸。

鹤丸觉得有些无趣,便对着大树联系微笑的弧度,没过两分钟就显露出本性来开始挤眉弄眼。

啊啊活动脸上的肌肉也非常好嘛。

抱歉....同学你知道高一三班怎么走吗?

一个温和的声音不急不缓从面前的大树后穿来,一头墨蓝色柔顺直发,女生的耳垂缀了细长的金色流苏。她神色温和淡然,眼角唇畔的笑意带着淡淡的疏离而又不失礼貌。

鹤丸国永一抬头,正好对上了星空蓝眸子里的弦月,她金色的眼眸刚巧补完了那个缺口。

月满了。

女生无疑是美的,清丽温雅诸如此类的词语形容她是远远不够的,词汇再丰富的人在面对她的时候也想不出多余的字眼。

单单是美,也只能是美。

对上这样的好看的人的眼睛,鹤丸将刚才可能对人家做了无数个鬼脸的丢人事忘到了九霄云外。

“喔呀喔呀....这可真是吓到我了。”

鹤丸喃喃念到。

她的心脏猛地漏了一拍。

少见的她红了脸颊,嗫嚅着说着抱歉。

“对不起...我也是今日才来的新生,并不知道教室在哪里。”

对方捧着一本古色古香的书卷,清透的光影中微笑着,邀请鹤丸与她一同坐下来歇息歇息。

“啊,这里有椅子来着,就在大树后面。”

鹤丸国永觉得自己遇到了仙女。

她小步小步地跟着女生来到树下的石椅子上,女生轻轻坐下肩膀挺得笔直,好看的手指甲剪的干干净净,莹白又匀称。鹤丸低下头看了看自己手上的珍珠贴片和金色白色的指甲油小贴纸,莫名感觉低落起来。

女生打开书卷抿着唇看了起来。

“坐吧。”

“嗯嗯。”

鹤丸国永尽量淑女地将裙子捋平,学着对方挺直肩膀坐下。坐在石椅上鹤丸把手偷偷藏在身后,气恼地用指甲抠着当时觉得非常好看的小贴片。她甚至有了懊恼的情绪。

啊啊,为什么要去做指甲呢?鹤丸你个傻的,总是这样。

想着吓别人吧,倒是把自己给摆了一道。这种情况的出现明显是很让人垂头丧气啊。

“对了,我叫三日月宗近。多指教。”女生翻着书卷,貌似不经意抛来这么一句。

不过这种惊吓也很让人期待啊。

鹤丸笑眯眯看着三日月宗近,金色瞳子眨巴眨巴盯着这个比自己还好看很多的人,梨涡仿佛盛满蜜糖。

“我叫鹤丸国永呀,多多指教了,宗近?”

女生干脆放下书,似乎是被这个称呼给吓到了,露出些许迷茫的表情,对着鹤丸国永亲切又温柔地回答。

“多多指教了喔,鹤。”

鹤丸国永自认为天下没几个人能让她脸红心跳成这样的,三日月偏偏做到了,嘛,果然她会带给自己特别的惊吓啊。

她摸了摸自己因为温度偏高而呈现出迷人绯红的脸颊感叹了下人生,顺眼一瞄到女生所看的书籍。

——

《围棋国手行式》

鹤丸有些感叹地想,可能这就是大佬吧。

上课铃声已经响了,可是三日月依然没有回去的意思。

她状似不经意开口,语气轻描淡写

”宗近不上课吗?“

三日月宗近有些错愕地看了她十几秒,忽然温柔地摸了摸她的脑袋。

”你叫鹤丸....是吗?抱歉抱歉,你在我们高一三班喔。“

鹤丸被这忽如其来的摸头杀给弄懵了,她艰难地咧开嘴角。食指纠缠着自己原本就并不长的头发,作出夸张的神色。

”嗯....??这是特别的惊吓吗?“

三日月收回了手继续翻看书本,一本正经回答道。

”老师批准我下来接你去我们班的,我是高一三班的班长。“

”哈哈哈,可是我记性不大好,直接就忘记了回教室的路了呢。“

从来没有想过会有这种事情发生来着。
哇啊我女神和我是一个班的不对这个人啥时候成了我女神。
这个女神看起来脑子不太好怎么办。
啊啊女神脑子不好没关系我脑子好就可以养活她了。

鹤丸国永的懵逼日常。
在她这十几年的生涯中还没有碰倒过长这么稀罕的人。
又乖又好看,对她也好,看起来很高冷实际上并不是那种放到神坛上供着的女神。
贼接地气。
贼合胃口。

鹤丸国永花了不到半秒钟决定三日月宗近是自己的女神。
女神是拿来追求的。

于是这件事情变得很简单了。
家里有钱有势的插班生鹤丸国永于开学第一天在一颗不知道啥名儿的树的树荫下,邂逅了专门来接待自己的女神,而女神天真纯洁不喑世事,迷失了方向,或者说是道路,而作为女神的追求者,鹤丸国永该做出怎样的举动呢?
博得女神的好感度之类?

啊,多么完美的校园青春玛丽苏。鹤丸国永自己在心里把这事儿揣着前因后果总结了一下得出这么结论。
她在三日月面前淡然地笑,这次真的练习了淑女的微笑弧度那种。随后三日月不知从何处摸来一只茶盏。

鹤丸心想这套路这画风不对啊殊不知三日月心里更是懵逼这个新生也不知道咋回教室啊卧槽,算了算了喝茶喝茶平常心平常心。

三日月宗近含笑给茶盏注入温水,洗好器具发现没带茶叶。这事情一度就变得很尴尬。

鹤丸国永本来还猜人家要不要请自己喝茶和女神共用一个杯子还有点小激动嘿嘿嘿嘿嘿嘿。结果这么一整三日月忽然就丧气起来。

你知道人一旦变丧整个气压都会低,三日月果断气压给低了。她有些烦躁地捻着书角,没心情看书。
小妮子就开始一个劲儿盯鹤丸看。

鹤丸作为她们初中校花被人这么盯已经习以为常了完全不会care,但是被三日月这么一瞧她忽然心里发毛。
抬头一瞧三日月宗近,人家正言笑晏晏盯着远处操场瞧呢。
鹤丸国永心里骂自己自作多情,别人还专门看你做什么!

可三日月宗近就是专门瞧鹤丸国永的。
她瞅了半天觉得这丫头挺好看的,笑起来好看眼睛好看,不过鬼脸更好看。眸子和鎏金的琥珀似的,明晃晃盯人笑的时候娇媚到扎人的心窝子。

三日月宗近向来要最好的最精致的,绝不亏待绝不迁就,朋友只管要最亲的。
她琢磨了一下自己从初中开始就没有真正玩得好的朋友,别人她都瞧不上,唯独今儿找见一小姑娘是够当朋友的。
没遇到过这么好玩的人。

那就和这个女孩子做朋友吧。

另一方面,鹤丸决定从今天开始追求三日月宗近。
清奇的的两人相识的经过到此结束,黏黏糊糊的二人日常也因为这非常重要的开头才能发展喔。
那么概括为一句话吧。
插班生鹤丸国永,在开学第一天,因为亲爱的三日月宗近班长大人――坠入爱河了。

评论 ( 4 )
热度 ( 92 )

© 哦给 | Powered by LOFTER